我是北方人,喜欢养花。 村里的

我是北方人。喜爱养花。村里的小学只到四年级。五年级需到乡大旨小学就读。

我是北方人,喜爱养花。村里的小学只到四年级,五年级需到乡大旨小学就读,我便住大姑家。大姑单位院子里满是珊瑚豆,丛状灌木,株高几十厘米,滋长樱桃大小的浆果,入秋慢慢老练,先绿后红,直到冬季不残落。每次放学,我都会拿个小凳子,坐在当中,看夕阳下枝绿叶柔、微风中红果隐现。谁说红配绿是最土气的颜色,明明能够调制出最悦人的黄金分割、光鲜的层次美感。珊瑚豆适应性强,繁殖栽培较便当,我想,这也是大姑喜爱珊瑚豆的原因吧。

  完婚后,滴水观音以叶片较大,可摄取电脑辐射,摄取甲醛、乙醚等有毒、有害气体的作用,胜利吸引了我的眼球。白色陶瓷盆、陈旧的松枝土,少许静置了几天的清水,滴水观音倒是极易成活。每次扫除卫生,我喜爱拿浸了啤酒的抹布轻试叶面至油光黑亮,再撤离三步,全局欣赏:茎粗壮高拔,色棕褐,像极了纺锤状的巨型芋头。叶聚生茎顶,卵状戟形,外观艺术性极高。加入北方的苗圃,龙血树也是主人们率先推荐室内养殖的大型盆栽之一。看成二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除了有极大的药用价值,尚有极大地欣赏价值和绿化价值。幼苗时期的龙血树茎不分枝,细长的叶子成丛状滋长。成年后枝干粗壮,分枝二三,树皮灰褐色。叶无柄,在枝干顶部像人类的头发一样倒垂滋长,彼此套迭、抱茎、剑形、细长、常绿。北方宜居,南方怡情。抵达南方,才知我们珍藏于室、用心呵护的各种植被遍地开花。

  广西崇左石林景区还未具体开发,因了《花千骨》的拍摄而远近闻名。洞幽壁峭、碧水静波、琼花芳草自然、巧妙地构成了各种奇观异景。首先,景区门口滋长了一株宏大的榕树,挂满了附有各种依附的红头绳。

  一株株一到两米高的滴水观音解放散落在界限。

  比较北方的室内养殖,好像源委太空翱游爆发了膨胀变异一样宏大。其次,石头镂空堆砌成别具特色、各具形态的山峰,天然洞穴彼此串联,环环相扣。滴水观音、木棉花、绿树藤蔓见缝滋长。一路走,一路惊异。

  行至最高处,绿色植被围困着的怪石绵延至整个景区,起起伏伏。清风徐来,一束细长叶子从怪石一角闪出——是龙血树。

  认真一看,围困着的绿色植被果然多数是这类植物,逾越、扭转于各个山头,似蛟龙环绕,与怪石争锋。一簇簇、一丛丛,枝干劲直英气,叶子柔和抵家。旅游欣赏的是景致,体验的是文化,苗寨的文化需用脚步衡量。趁早地起床,走过用石子砌成有着天圆地方寓意的广场,穿过木楼之间的窄巷,拾级而上,一直到最高的山头俯看整个苗寨风光,无一不被角落里的图腾所熏染,无一不被山清、水秀、特色木结构吊脚楼所动摇。哪怕是山顶上的一片水稻梯田,都让人赞叹:淙淙渠水蜿蜒,层层梯田上远山,一幅自然协调的田园风光画卷在薄雾晨霭中缓缓再现在眼前。

  急功近利的视野是褊狭的,放缓脚步时才察觉罅隙里也有风景——岩石缝、小路旁、梯田之间的隆道上、甚至木楼与石阶之间的角落,见缝插针长满珊瑚豆,默默地像北方的苦菜一样能够在任何的风雨里揭发自己的广泛和刚毅。大道至简、万殊一辙。感慨中“南橘北枳”、“南草北花”两词同时涌上脑海。倘使“南橘北枳”表明的是同一物种因环境条件差别而爆发质量变异,那么“南草北花”表明的则是同一物种因环境条件差别爆发的价值变异。花草如此,人亦甚之!简评:作者的笔,好像是皮哥马利翁手中的刻刀,让作品在她的精雕细镂下回生了,作者用比较的手法反衬出深刻的哲理,结果张力无限。五月的风,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新闻推荐